心理咨询到底是怎么回事,心理咨询在怎样的层面可以帮助到人,心理咨询的局限性在哪....

​ 

当了解得越清晰,对心理咨询的接受度也会越高,与此同时对心理咨询的期待也越合理,这样心理咨询越能在我们人生的某个阶段帮助到我们。

 

 

 
 
 

01

做咨询不意味着软弱

 

 

根据经验,人们避免寻求咨询师帮助的最常见原因是:ta们认为这将意味着ta们是弱者,没有能力自己解决问题,或者ta们只是“疯了”

 

事实还不止这些。人们往往害怕如果别人这样看ta们,ta们会感到——没有价值,有缺陷,或不讨人喜欢。

 

现实情况是,大多数接受心理咨询的人都是普通人,每天都在处理的也都是普通的日常问题。

 

适应重大的生活变化、经历悲伤、处理愤怒、改善关系、努力提高自尊、解决关于对于自己身材的看法,这些都是人们去心理咨询的常见问题的议题。

 

当然,人们还会因为许多其他问题去接受咨询,这当然也是非常正常的。事实上,根据美国国家心理健康研究所的数据,超过四分之一的美国成年人在某个时间点都有符合诊断标准的心理健康状况,多达13%的儿童也有这种状况。

 

的确,这些人中有人经历了严重的心理健康问题,许多人从药物治疗和住院治疗中受益。但是,认为那些因正常的,普通的问题而寻求帮助的人在某种程度上有缺陷,这种想法是大错特错的。

 

事实上,接受心理咨询是情感成熟的表现,表明一个人可以接受自己需要他人的帮助或指导,并愿意做必要的事情来照顾自己。

 

么,这种“去咨询意味着你有缺陷” 的迷思是从何而来的呢?

 

 
 

02

参与咨询=无病呻吟?

 

 

在我看来,第一个影响来源于文化。从很早的时候起,许多代人就知道,如果表现出任何软弱的迹象,都会有痛苦的后果。这些后果可能包括被父母或同龄人嘲笑、不喜欢、欺负,以及被排斥。因此,许多人一生都在掩饰ta们的痛苦,不敢讲述ta们的痛苦,因为害怕被拒绝。

 

这种情况的一个常见表现是“日常问好”,意思是,当被问到你今天过得怎么样时,很少有人会诚实回答。

 

矛盾的是,人们一生都在避免的软弱感根本就不是软弱。软弱只是他人因为害怕而做出的价值判断。如果你真的很幸运,你会在某个时刻意识到这一点。

 

例如,在我的家庭里,哭是被允许的我哥哥和我长大后知道“好的哭泣”是什么感觉:你会被所爱之人安慰,然后就会感觉好多了。

 

当一个人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痛苦,同时对自己有温柔、有同情心和自我接纳时,就会出现“好的哭泣”。

 

如果你曾经痛哭过,你就会知道,这并没有什么脆弱或可怕的地方。

 

学会哭泣所涉及的大部分工作是把判断或恐惧放在一边,这样你就可以打开心扉,抱住自己,打个比方,就像儿童哭泣时需要被抱住一样。

 

现在,作为一个成年人,我不会动不动就哭,在公共场合崩溃,要求便利店的收银员抱紧我。但我的确会允许自己感到悲伤,如果需要的话就哭,并毫不畏惧地表达我的痛苦。

 

 

 

 

 

03

只有拥抱与和解才能治愈痛苦

 

 

2012年,我经历了急性颞下颌关节功能紊乱(TMJ)和慢性胃胀气。最后我去看了医生,担心自己出了问题。我的自然疗法医生知道我所承受的压力,他看着我说:“诺亚,你的身体没有问题。我毫不怀疑你的症状是你的心极度悲伤的结果。”

 

作为对被看到的回应,我感到一股悲伤的情绪在我的身体里升腾,我崩溃了,像个婴儿一样哭了起来。所有我长时间感觉到的丧失、遗憾和悲痛突然来势汹汹地浮现出来。

 

我当时意识到,我一直在堵塞自己的感情,以便正常运转。这些被医生看到,而后也被我自己看到,感觉就像得到了一个我极度需要的拥抱。我的哭声持续了不超过一分钟,但结果证明:与我们的感受和解有不可否认的好处——我的颞下颌功能紊乱和胃部问题在几天内完全消失。

 

当这些症状再次出现时,我认为这是一个信号,提醒我需要放慢速度,再次倾听我的感受。一旦我和我的感受和解,在需要时哭泣,给自己一个我需要的“内在拥抱”,我的症状就消失了,而且再也没有出现过。

 

有点可笑的是,在心理咨询中,我曾帮助过无数感情堵塞、有躯体化反应的来访者;而我,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咨询师,其实和他们完全一样。当然,这也涉及到一个我想说的点:心理咨询师和其他人一样,也需要帮助。

 

被一个像我的医生那样抱有同理心(注意,同理心和同情心完全不是一回事儿)的人看到可以带来很大的力量。但对许多人来说,这并不是现实。如果你在一个以哭为耻、被批评、被回避或被阻止的家庭中长大,你可能会把哭看成是一种弱点,而且可能还有其他你认为是“弱点”而不敢表现出来的事情。

 

对于那些对他人的评判感到非常敏感的人来说,们咨询师提供的保密性和安全性可能是ta们愿意走出舒适区,去接受咨询的原因。如同安全的忏悔,心理咨询应该是一个欢迎所有想法和感受的地方。

 

然而,许多人并不这样看待咨询。对许多人来说,害怕在等候室被人看到,或者害怕被人发现他们在向专家寻求帮助,这种恐惧太大了。想象一下,如果为骨折、高血压或任何其他医疗问题寻求帮助是一种禁忌。地球上的人可能远远少于现在的70亿。有没有一种可能性:对于心理咨询的恐惧也可能正在杀死我们?

 

 

 

04

大众媒体在渲染对咨询的恐惧

 

 

导致人们认为去咨询意味着你是弱者,有缺陷或“疯狂”的第二个影响因素是媒体。电视和电影中接受心理咨询的人经常被描绘成有缺陷的人。

 

这方面最早的例子之一是小说《飞越疯人院》(One Flew Over the Cuckoo's Nest)。后来在1975年作为故事片上映,它讲述了一个男人大胆在住院时挑战医院内的压抑生活条件的故事。这本书的精彩之处在于它如何突出了“正常”和“不正常”之间的细微差别。

 

然而,这部电影通过一些人物的疯狂行为,强化了这样一种观念:有任何一种精神健康问题都可能意味着你是“疯子”。事实上,为了达到戏剧性的效果,这部电影可能在无意中影响了人们避免接受心理健康咨询。

 

其中一个广为人知的日间电视节目——《菲尔博士》——对人们如何看待心理健康产生了巨大的影响。遗憾的是,我认为这个节目促成了这样一种看法:咨询师把时间花在以居高临下和惩罚性的方式面对来访者,常常让ta们感到愚蠢、自卑和不足。

 

当然,电视制作人想方设法让观众震惊和敬畏,并让他们下周继续收看,这很常见。但在我看来,菲尔博士节目的震惊和敬畏往往是一种公然的权力滥用。

 

菲尔博士的忠实观众可能因为类似的原因而喜欢这个节目,并从消极的角度来看待心理咨询。如果菲尔·麦格劳帮助人们找到他们破坏性行为背后的积极功能,他可以鼓励数百万人考虑心理咨询,而不是把他们吓跑。

 

我可以举出许多其他的例子——电视节目《扪心问诊》(In Treatment)、《黑道家族》(The Sopranos)、《发展受阻》(Arrested Development)和《广告狂人》(Mad Men),这些节目延续或加剧了对心理咨询师、心理咨询和寻求咨询的善良的、正常的人的错误看法。

 

 

 

 

归根结底,这些媒体的创作都没有准确反映出在咨询师办公室(更精确地说,是心理咨询室)这个私密、安全、受人尊重的地方实际发生的事情。

 

请不要害怕去那里。

  
声明:文章及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对作者及资料来源表示由衷的感谢和敬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络公众号后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