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社会的发展,文明的提高,我们不再局限于追求物质的享乐,也开始慢慢关注起了自身的心理健康。

 

人们对于心理咨询的接纳度正在日益提高,但对于心理咨询的认识水平究竟如何?也许你脑海中的心理咨询和现实中的心理咨询或许差了整整一个“太平洋”的距离!

 

 

 

 

在每一个个案的首次访谈中,咨询师有时候会花些许时间来了解来访者是否曾经做过心理咨询?

对以往咨询师(及咨询效果)的反馈如何?

以及他们心目中的咨询究竟是怎样的?

根据不同情况,也会给来访者做一些有关“心理咨询”基本原则与设置的普及。

 

以下三种情况是在咨询中经常碰到的情景,咨询师会如何解释呢?

 

 

 

我想代替他人做咨询?

 
 
心理咨询有一条“来访者自愿”原则:
 
来访者在学习、工作、生活中遇到了困扰,愿意主动寻求帮助,则咨询师视其为咨询对象。如果孩子、妻子、侄子、邻居本人不愿前来,而是母亲、丈夫、小姨……前来,咨询师或许会告诉你“谁前来求助,谁即是来访者”。
 
接下来在咨询中讨论的话题或许是:
 
当无法改变未前来对象的想法、行为时,要如何去调整自己的想法和行为。比如,叛逆的儿子死活不愿来做咨询,我们不能勉强或是瞒骗他来。
 
在这样的情况下,母亲要如何调整自己的焦虑情绪、期望水平,或者如何通过改变自己的教养模式和沟通方法使亲子关系得以改善将是更具可操作性的咨询目标与议题。
 
此时,心理咨询的对象从原本母亲期望的儿子转变为母亲本人。
 
 
 
 

 

期盼心理咨询师代替自己做决定?
 
 
有着这样想法的来访者前来咨询只有一个目的——让咨询师帮她做最后的决定!离还是不离?
 
在心理咨询中,常常会遇到来访者希望让咨询师帮助(代替)其做决定,究竟是选择A还是选择B?
 
实际心理咨询师并不会(也不可能)替来访者做决定。很多时候,在来访者的心中早就有了属于自己的答案,只是不愿意接受(面对),或者说是缺乏勇气去承担选择之后所要面临的未知结果而已。
 
无论是选择A还是选择B都是可以的,心理咨询师所要做的是保持价值中立原则,不会在道德上去评判来访者的是非对错,只是陪伴来访者自我觉察、感受内心真正的想法,由来访者自己评估利弊冲突,做出抉择,并支持和鼓励其为自己的最终选择而负责。
 
 
 
 
 
希望通过心理咨询代替药物治疗?
 
 
心理咨询并不能代替药物治疗。
 
在首次访谈中,若咨询师视情况评估来访者是否有较为明显的精神病性症状或是情绪问题较为严重,会建议其前往三甲医院神经内科或心理科、市(区)级精神卫生中心、当地儿童医学中心做专业的疾病诊断(心理咨询师不具有诊断权和处方权)。
 
若已有了明确的诊断结果,咨询师会询问来访者是否有严格遵照医嘱服药,需确认其症状有所缓解并在医生的指导或建议下,才开始辅以相应的心理咨询。
 
有人会认为抑郁症是心理问题(情绪低落而已),不需要服药,实际抑郁症有一定的生物学因素;
 
其次,许多药物的起效需要一定的周期,病人往往没有遵医嘱足量、足疗程服药即自行减药、停药,对于疾病的缓解与治疗都是不利的(当药物的不良反应较为强烈时,建议及时前往医院复诊,向医生具体说明,由医生给予相应指导或调整药物治疗方案)。
 
在很多情况下,病人首先需要的是以药物治疗为主,在症状缓解(降低)到一定水平之后,通过心理咨询加以辅助,效果会更理想。
  
 
 
 
写在最后
 
在心理咨询中还有其他许多的原则和设置,相信随着大家对心理咨询接纳度和普及度的逐步提升,我们对于心理咨询的认识也会越来越多。
 
 
 
声明:文章及图片来源于网络,我们对作者及资料来源表示由衷的感谢和敬意!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络公众号后台。